杀啊

  界桥这一日厮杀声震天,黑压压一片的大军拥挤在一片开阔的大地上展开了殊死搏杀。

  袁绍身穿金甲,浑身散发着威严屹立在帅旗下,单手紧紧攥着腰间宝剑的剑柄,眼眸更是死死盯着前方的战事。

  十万的袁军遮天蔽日般的不断压上,这十万大军可都是精锐不同于颜良麾下的十万大军掺杂了一半以上的新兵。

  而公孙瓒更是亲率七万马步兵与袁绍在界桥,双雄展开了争雄的一战。

  双方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势,今日一战胜负乃是决定双方争霸天下的第一步。

  烈日当空,天空下黑压压的士卒竭尽全力的厮杀,惨烈的嘶喊声震天响,胶着的局势令双方主帅充满了凝重之色。

  看着眼前胶着的战局公孙瓒最先失去了耐心,脸上充满了急色,十万袁军他麾下只有七万,若在这样拖下去最先力竭的绝对是他麾下的大军。

  轰隆隆擂鼓声震天响,战场上的幽州士卒爆发出一阵狂呼声,士气大涨,而袁军却传来一声声惊呼。

  “白马从义”

  只见幽州军方向帅旗涌动,公孙瓒的帅旗竟然加入了战场,其本人更是亲率闻名天下的白马从义奔赴到了战场。

  轰隆隆铁蹄践踏,大地仿佛都在颤抖,三千骑兵如疾风般加入了战场,银甲白袍视线范围内仿佛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主公,公孙瓒亲率白马从义加入战场,直冲中军而来,望主公暂避锋芒”

  对于诸将焦急的劝诫袁绍反而豪情万丈的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宝剑指向云霄。

  “众将士,此战必败公孙匹夫!”

  豪气的一声大吼,袁绍斗志昂扬的大喝道:“麴义,尔亲率先登死士为先锋,拦截公孙瓒,吾亲率大军攻之”

  吼吼

  不得不说袁绍个人的魅力一时间令诸将动容,纷纷兴奋激动高昂的吼了起来。

  全军攻杀!吼吼

  两军完全投入了全部兵力,袁绍亲自带领大军冲了上去,朝着迎头而来的公孙瓒杀了过去。

  震天的厮杀声中,三千白马从义如一道锋利的长枪般刺穿了袁军前营,疾驰的速度丝毫未减,朝着不远处那杆袁旌旗杀去。

  吼吼吼

  袁军阵前猛然一阵涌动,三千身披重铠手持大戟、巨盾、强弩的士卒踏着沉重的步伐加入了战场。

  两军士卒都爆发出了冲天的杀气,双方主将加入战场令全军将士动容,疯狂的厮杀着眼前的所有敌人。

  一袭银甲的公孙瓒手持一杆长槊如入无人之地,身后三千铁骑更是轰隆隆作响不断冲锋。

  列阵!远处一声嘹亮的吼声响起,阵前麴义脸色凝重镇定的沉声大吼道,一排排巨大的盾牌陈列在大地上组成了一面钢铁城墙。

  唰唰寒芒闪烁着的长戟赫然架在了巨大的盾牌上,盾阵后三千士卒纷纷手持强弩,手指扣在了扳机处。

  脸上闪烁着兴奋光芒的麴义,嗜血的舔舐了下发干的嘴唇,双眸炯炯有神的盯着远处越来越近的骑兵,心中难掩一股兴奋之色。

  今日他要扬名天下,什么河北名将颜良、文丑都要被他狠狠的压在脚下,他才是袁绍麾下第一武将。

  轰隆隆

  三千白马从义携着数千幽州军撕破了前方袁军的阵形,与麴义已经不足五百步了。

  “强弩准备!”兴奋嗜血的吼声猛然回荡在众将士耳边,麴义凝重的盯着越来越近的敌军。

  四百步!三百步!

  如洪水般的骑兵至他还有两百八十步时,麴义脸颊上闪烁着嗜血的狰狞之色狠狠挥下了手掌,口中大喝道“发射”

  嗡

  三千支弩箭离弦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耳旁,空气中依然还回荡着箭矢刺穿空气的摩擦声。

  在麴义期待兴奋期盼的眼神中,黑压压一片如雨点般的箭矢落在了敌军那支白色的洪流中。

  轰隆隆一瞬间,三千白马从义人仰马翻,人的惨叫声瞬间淹没在了轰隆隆作响的铁骑下,战马无尽的嘶鸣声不断回荡在耳边。

  “强弩上弦,发射!”

  嗡

  短短两个呼吸间,后方的强弩已经再次上弦,漫天的黑色雨点再次出现在天空上。

  而已经杀到离敌军百步之外的公孙瓒却是狰狞愤怒的嘶吼着,布满血丝的双眸放入要生吞了远处的敌军般。

  战马轰然到底的嘶鸣声不断响起,骨断筋裂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回荡在他耳边,此时的公孙瓒充满了愤怒不甘的大吼着。

  “冲敌军已不足百步,杀啊!”

  轰隆隆麴义麾下的先登死士只来得及放了两轮强弩,那白色的洪流已经冲到了眼前。

  可与之前相比,那紧密汹涌的白色铁骑此时却已经稀拉拉一片,接着沉闷的撞击声不断响起。

  斗志高昂的骑兵驾着雄壮的战马疯狂的撞击在了眼前这道由巨盾组成的城墙上。

  铜墙铁壁般的的坚硬,巨大锋利的戟刃更是不断穿刺,一时间前军人仰马翻,公孙瓒看到后更是目眦欲裂,爆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声。

  麾下三千白马从义已经折损过半,这三千铁骑可是公孙瓒一生的心血啊,这时两翼开始涌出两支袁军的士卒。

  袁绍更是亲自率兵赶至,豪气万丈宝剑一指公孙大旗,喝道:“擒杀公孙瓒者,赏千金!官升三级。”

  吼吼海啸般的吼声响彻天穹,合围之势已经形成,而公孙瓒的算盘已经落空,白马从义已经无法凿穿敌军。

  双方都在赌!公孙瓒赌的是能凿穿敌军,而袁绍赌的则是麴义能够拦截住对方这支铁骑。

  嗡

  当天空再次升腾起一片黑色的箭矢后,公孙瓒不甘的双眸中充满了死灰,身旁的亲兵死死拉扯他躲入阵中。

  啊啊

  刚刚撕裂出一个口子,可敌军的强弩再次上弦发射,将他的野心击碎了,双眸狰狞的望着前方。

  一匹匹战马嘶鸣声下倒地,一个个他亲手带出来的士卒惊慌痛苦的栽倒,人仰马翻一点都不为过。

  “擒杀公孙瓒!”

  第三波强弩下彻底击溃了这支闻名天下白马从义铁骑的锋芒,在麴义的大吼下,那一张张巨大的盾牌开始耸动。

  一双双毫无感情的双眸出现,黑色的重铠包裹着全身,一杆杆粗壮的大戟在手,开始刺出,露出了他们嗜血的獠牙。

  大戟刺出,每次收回来的时候都给白马从义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那锋利的月牙利刃每次收回的瞬间,总是能将战马上的战士带下来,就算带不下来也要在嘶鸣的战马上留下一道道血肉翻滚的伤痕。

欢迎大家访问:芒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63.com/book/40708/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