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元七年,二月十三。

????雪花纷飞,广陵城外的校场,一片银装素裹,而一千余名站在擂台之下,全副武装的军士,却是纹丝不动,他们的身上,披着最好的盔甲,手中持槊,背上挎弓,霜雪在他们的眉毛上凝成了道道白霜,吹出的热气很快就在胡子上结成了小冰珠,但是那一张张抹了黄色防冻油脂的脸上,却是表情异常坚毅,而眼中时不时闪过的,则是那渴望战斗的冷芒。

????刘裕就站在这些人中间,在他的身边,檀凭之、魏咏之、刘毅、毛球等老相识都各就各位了,今天是老虎部队的公开选拔赛,各部队只有队正以上的猛士才有资格参加,一千余人,争夺一百个名额。

????点将台上,几十面战鼓一字排开,赤着膊,浑身上下冻得通红的力士,把这些战鼓擂得震天价地响,谢玄一身将袍大铠,正襟危坐于帅案之后,神色平静。

????刘牢之手持令旗,站在谢玄的身边,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升空的太阳,勾了勾嘴角,略一欠身:“玄帅,已过已时,您看?”

????谢玄一挥手:“开始吧。”

????刘牢之前趋几步,走到擂台前方,看着台下的这一千多虎狼之士,沉声道:“各位,今天是老虎部队的选拔大赛,我们的部队,是全军的尖刀,先锋,也只招收最好的勇士。你们来参加比赛前,都已经在各部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也是你们现在可以站在这里的原因,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就可以加入老虎部队!”

????刘裕的嘴角勾了勾,一边的刘敬宣微微一笑,低声道:“这回只要能加入,都能当上队正以上的军官,老虎部队不缺兵,但需要最好的基层军官,各位,勉之!”

????刘牢之的眼中冷芒一闪:“加入老虎部队的要求很简单,从现在开始,到一天之后的辰时,你们需要从广陵出发,翻越山岭,穿越大江,一直到京口的蒜山,蒜山那里,有一个敌军的营地,你们需要把敌营中的情势,样貌,兵力都纪录下来,然后去江乘,罗落桥。在那里,我会在一辆黑色的战车上等你们,大旗之下,先到者为优胜!记住,我只带一百人走!”

????说到这里,刘牢之沉声道:“如果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

????檀凭之高声道:“一天的时间,要我们从广陵跑到罗落桥?有渡船吗?”

????刘牢之摇了摇头:“没有渡船,这一天,所有的渡船全部都封锁,你们只有游过长江去!”

????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这冰天雪地的,游过长江,那可是要死人的。

????魏咏之高声道:“有防冻油脂发放吗?”

????刘牢之冷冷地说道:“没有!靠你们自己的体力,而且从你们进入战场的那一刻开始,就会不停地有人来追杀你们,记住!你们可以夺他们的武器,但不可以伤他们的性命,有伤人性命者,取消资格!”

????此言一出,连刘裕的脸色都为之一变了,刘敬宣直接嚷了起来:“我们手中的家伙没有开刃,或者是没上箭头,杀不了人,还不让我们动真格的,我们打死追兵没好处,他们打中我们就要退赛,这不公平。”

????刘牢之平静地说道:“觉得不公平的,现在可以退出,还有,每个参赛人员,会发放两个馒头,一个面团,另外还会发放一根烟桶,就象这样!”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中空的小铁棍,所有人都能看到,铁棍的底部有一根拉绳,刘牢之用手一拉,只听“嘶”地一声,铁桶的另一头,冒出了一团黄色的狼烟,很快就凝成了一道烟柱,腾空而起。

????刘裕看地真切,知道这是把军用狼烟给塞到了小铁棍之中,即使是在黑夜里,这股子烟柱也能让三里外的人看得清楚,以前都是侦察斥候所用,今天这场比赛,看起来就是要考单兵的生存能力和摆脱能力。

????刘牢之冷冷地说道:“如果有谁觉得撑不下去了,或者是受伤要求帮助,就拉这个小铁棍的绳子,烟柱一出,我们的骑兵就会来救你,请大家吃烤羊肉!”

????刘毅站了出来,正色道:“将军,这次可以组队行动吗?”

????刘牢之勾了勾嘴角:“一切形式不限,如果你们要阻止别人冲到终点,也可以攻击别的参赛者。我不管这次会死多少人,伤多少人,我只会带走一百人,如果到了明天辰时的时候,没有一百人到达老虎旗下,那我只带走旗下的人。都听清楚了吗?”

????刘裕平静地说道:“请问刘将军,有多少部队来追杀我们,是哪位将军带队?”

????刘牢之微微一笑:“到了战区,你们就知道了。本将最后问一遍,有没有人现在想退出的?这次比赛,有可能会付出生命,大家可都得想好了再走。”

????一千多条汉子,就这样标枪一样地立在风雪之中,纹丝不动,没有一个人后退,有些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也只是一闪而没。

????刘牢之的剑眉一挑,手中令旗猛地一挥:“开始!”

????他的话音还没落,刘毅就飞一样地转身而奔,在他的身后,他的几个死党和族弟,赵毅,刘粹,刘蕃等人纷纷拔腿飞奔,很快就冲出了校场。

????刘裕摇了摇头,也转身开始向外跑,一边的毛球从他的身边奔过,冲他挤了挤眼睛:“寄奴,多谢你帮我们争取的资格,祝你好运!”

????他一边说,一边跟着身边的几个兄弟,加速向前方猛冲,直冲着刘毅而去。

????檀凭之和魏咏之,还有刘敬宣三人凑了过来,檀凭之笑道:“有一百个名额呢,寄奴哥,人多力量大,咱们在一起冲,怎么样?”

????刘裕点了点头:“这场比赛不简单,前方估计会有很厉害的伏兵和追击者,我们不要冲得太快,先在后面观察情况,京口那里我们熟,只要过了江,就一定能完成任务!”

????刘敬宣哈哈一笑:“那咱们这回就好好地比比,谁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杀敌杀得多!”

????(三七中文?et)


欢迎大家访问:芒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63.com/book/40709/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