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惊得这十几个鲜卑军士全都跳了起来,本能地想要拔刀,可是情急之下,却是一个人都拔不出来。

????刘裕的身影不紧不慢地从雪地中站起,穿过还有余烬的火场,他一边摇晃着脖子,让骨节一阵作响,一边从背上取下了背着的强弓,右腿边的箭囊,随着他的步伐,轻轻地晃动着,稍一发力,一把箭枝就给震得飞起,刘裕也不看一眼,右手一抄,就在空中抓住了这些箭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动作的,鲜卑军士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些箭枝就给刘裕扣在指缝之中,纷纷上了弦。

????终于,有个西燕军士看到了刘裕的脸,吓得面色惨白,声音都在发抖:“天哪,是晋国的刘裕…………”

????他的最后一个字还在舌头上打转,刘裕的第一枝箭已经飞来,从他张大的嘴里透入,穿过后脑壳,就象打碎了一个鸡蛋壳似的,血花伴随着脑浆喷出,连同他的整个人,被这一箭之力带得向后平沙落雁,飞出了四五步之远,才重重地摔在地上,惊得一边的马儿都是一阵嘶鸣。

????其他人都被这一箭惊呆了,本来都在拔刀的众人,全都给施了定身术一样,愕然不动,刘裕闲庭信步,几乎每走一步,就是一箭飞出,然后就伴随着一声惨叫和尸体落地的声音,也就走了八步,八个西燕军士就已经尸横遍地,只剩下韩延还一言不发地呆在原地。

????韩延身边还站着四个西燕军士,他们这下才醒悟过来,仓促之间刀是拔不出的,一个个都取下了背上的弓箭,开始搭弦瞄准。

????刘裕微微一笑,先是一箭射出,两声闷哼传来,却是一前一后站着的两个弓箭手,还没来得及上弦,就给一箭穿透,箭头从前一人的后心穿出,直扎进后一人的前胸,两具尸体如同串糖葫芦一般,就这样立在原地,诡异之极。

????第三个弓箭手的手都在发抖,本来对他而言,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熟悉的搭箭上弦,这会儿也不利索了,当他举起弓的时候,却看到刘裕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右手平伸,两只指头向着刘裕自己的方向勾了勾,意思是,来嘛。

????挑衅!这是挑衅!这个西燕弓手一股无名火起,一箭射出,却是因为又怕又怒,失了准头,这一箭绵软无力地落在了刘裕的右脚边,溅起两朵雪花,砸在了刘裕右脚边的箭囊之上。

????刘裕微微一笑,拾起这箭,甚至不用弓,就这么反手一扔,二十余步的距离,这一甩箭,直接穿透了这个弓手的喉咙,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喉骨碎裂的声音,两眼一黑,倒地便亡。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转过头来,看向了在另一侧,最后一个持着大弓的鲜卑箭手,这个人的眼中充满了恐惧,手都在发抖,箭头晃来晃去,显然,他已经失了起码的斗志和信心,不过是任人鱼肉罢了。

????刘裕摇了摇头,干脆双手摊开,中门大开,完全暴露给此人,他一边向前走,一边用鲜卑语说道:“你可以拼一下,说不定就能射死我呢。”

????这个鲜卑军士的精神完全地崩溃了,他一声吼,扔掉了大弓,转身就逃,可当他经过沉默不语的韩延身边时,韩延突然抽出了刀,猛地一劈,这个鲜卑军士的脑袋就从他的脖子上搬了家,重重地落到了地上,而无头的尸身还向前奔了七八步,才栽倒在地。

????刘裕停下了脚步,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持刀的,最后的鲜卑人韩延,说道:“动手吧,看在你是唯一一个还能抽出刀的鲜卑人的份上,我让你三刀,不还手。”

????韩延的脸上刀疤跳了跳,突然扔掉了手中大刀,扑通一声,双膝下跪:“刘裕,我打不过你,服了。”

????刘裕没有料到这韩延看起来挺凶悍,却是这么怂,居然直接下跪求饶了,不过他本就没有杀掉此人之心,他点了点头,说道:“你杀掉你的同伴,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你降伏于我的事吧。不愧是跟着慕容永的人,心机挺深。想要保命可以,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有个半个字的假话,就送你与他们作伴!“

????说着,刘裕的手一抖,百炼宿铁刀一下子抄在了手中,只一挥,身边一具尸体的脑袋就跟个熟透了的西瓜似地和脖子分了家,滚出了十几步远。

????韩延连忙磕起头来:“小的一定说,一定说。不敢有个字假话!”

????刘裕沉声道:“你们为何也来找王嘉?”

????韩延说道:“因为慕容冲接到长安城中的情报,说苻坚派你来找王嘉了,所以慕容永就马上带我们过来,他说你不知道进王嘉秘谷的机关,我们可以抢个先。”

????刘裕冷笑道:“是谁人给你们通风报信的?”

????韩延哭丧着脸:“自然是那个死鬼前废帝慕容纬了,他一直想跟我们里应外合的,慕容永就是给他放出来助慕容冲成事的,他们,他们可是一直有联系。”

????刘裕的心中一动,暗忖道,慕容兰去找慕容纬摊牌,给他一个离开长安的机会,可是慕容纬却反过来继续要慕容永来追杀自己,那显然是不打算离开长安了,这么一来,苻坚和慕容兰说不定就危险了,想到慕容兰伤还没好,就要去见慕容纬,刘裕的掌心都开始冒汗了。

????韩延看到刘裕的眼中光芒闪闪,却是双拳紧握,还以为他不信自己,连忙道:“刘爷爷,小的说的可句句是实啊,若有半句虚言,管教…………”

????刘裕回过了神,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你赌咒发誓,这些羌人又是怎么回事?“

????韩延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姚苌可能在城中也有内线,你出城的事情很多人知道,慕容永说过,王嘉是活神仙,以前从不事君,这回要是谁能请到他,就是关中的真命天子,所以那老羌也派人来抢了。”

????刘裕冷笑道:“那正好让他们先狗咬狗一阵吧,最后一个问题,那个黑色妖水,是什么东西?”




欢迎大家访问:芒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63.com/book/40709/814/